黑芝麻(000716.CN)

黑芝麻多元化迷途:2亿账面资金咋应对15亿短债高压?

时间:20-10-26 07:18    来源:金融界

黑芝麻(000716)还香吗?这句话让南方黑芝麻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下称“黑芝麻”,000716.SZ)陷入沉思。

这家曾经创造了爆款“南方黑芝麻糊”,产品风靡全国20余年的老牌食品企业,如今也走到了亏损的境地。10月15日发布的业绩预告显示,黑芝麻前三季度预亏2000-2600万元,同比下滑168.47 %-189.01 %

屋漏偏逢连夜雨,10月22日,黑芝麻又收到了深交所下发的半年报问询函,内容涉及公司关联交易违规、控股股东及其一致行动人高比例质押融资、公司债务、库存等五大问题。

来源:公开资料

近两个月来,黑芝麻股价呈现出直线下跌状态。截至10月23日收盘,股价为3.5元/股,下跌2.23%,市值为26.4亿元,位列90只食品饮料上市企业第82位。

问询函显示问题重重

公开资料显示,1998年登陆深交所的黑芝麻,自上市以来,多次收到深交所问询函,可谓常客。

c2.png

来源:公开资料

此次问询函提到,黑芝麻于2019年12月19日收到的广西证监局《关于对南方黑芝麻集团股份有限公司、韦清文、龙耐坚、李维昌采取出具警示函措施的决定》显示,公司存在以下违规行为:一是超过实际采购金额向关联方预付货款5710万元;二是直接向关联方提供资金;三是通过预付广告款的方式间接向控股股东等关联方划转资金,2017年、2018年,公司通过预付深圳同行同路广告有限公司(下称“同行同路”)广告款间接向控股股东黑五类集团等关联方划转资金分别不少于2053.77万元、4746.23万元。

黑芝麻在2020年1月20日的公告中披露,此3项违规行为中,前2项进行了一定整改,但第3项尚未完成整改。半年报显示,黑芝麻涉及的广告资源费的期末账面余额为 1.44 亿元,与期初账面余额基本持平。

对此,问询函要求黑芝麻说明广告资源费期末账面余额的主要构成,截至目前预付同行同路广告款相关资金占用事项的整改进展,说明与同行同路相关的违规行为整改进展;核查并说明公司是否存在其他应披露而未披露信息或其他需说明的事项。

另外,问询函还涉及公司大股东高比例质押问题。

问询函提到,半年报显示,公司控股股东及其一致行动人黑五类集团、韦清文、李汉朝、李汉荣和李玉琦分别质押所持公司股份172,035,695 股、17,723,400 股、7,700,000 股、7,700,000 股和 7,450,000股,质押率分别达到 75.25%、71.40%、73.33%、73.33%和 74.50%。

对此,问询函要求其对控股股东及其一致行动人高比例质押融资的原因,质押融资的资金去向及具体用途等问题进行说明。

债务方面,问询函指出,截止上半年,黑芝麻货币资金的期末余额为1.95亿元,较期初下降了13.22%,其中因抵押、质押或冻结等原因使用受限的款项总额为6732.73 万元,占比达34.50%;一年内到期的长期借款期末余额为3.63亿元,较期初上升了854.01%;财务费用同比上升了26.16%。

问询函要求公司说明未来十二个月内集中到期的债务情况,结合上市公司长短期债务、营运资金需求等,分析说明是否存在偿债风险、流动性风险,并说明公司已采取或拟采取的改善现金状况的措施。

此外,深交所还就黑芝麻的应收账款、存货等问题进行问询,并要求其10月28日前将说明材料报送。

业绩堪忧资金链紧绷

公开资料显示,黑芝麻位于广西容县,创始人韦清文于1984年创办了广西南方儿童食品厂,后经多年发展,成为一家以黑芝麻产业为主业、集黑芝麻健康产品研发、生产、销售为一体的大型民营企业集团,控股股东黑五类集团是国家农业产业化重点龙头企业。

作为糊类食品的细分龙头企业,黑芝麻糊系列产品在国内市场的占有率达到40%左右,无论从产销量还是品牌影响力上,都是无可争辩的“糊老大”。“南方黑芝麻”品牌凭借1991年电视剧《渴望》的贴片广告,使其产品风靡大江南北近30年,在广大中老年消费者心中占有一定位置。

c3.png

来源:公司公告

然而这样一家老牌知名的食品企业,也难逃业绩滑坡命运。10月14日晚,黑芝麻披露了2020年前三季度业绩预告。预告显示, 2020年1-9月,南方黑芝麻预计亏损2000-2600万元,上年同期盈利为2921 万元,同比下降168.47%—189.01%。

对于三季度的业绩亏损,黑芝麻称系受新型冠状肺炎疫情的影响,公司一季度亏损较大。公司根据国内新型冠状肺炎疫情防控情况,自第二季度开始逐步复工复产,制定有效的经营措施,积极克服疫情带来的不利影响,自第二季度起公司的经营得到恢复,业绩逐步好转。第四季度是公司产品的销售旺季,公司将在第二、第三季度的基础上继续抓好经营管理,将疫情对年度目标的影响降至最低。

事实上,黑芝麻的中报也显示其营收、净利都处于下降通道。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黑芝麻实现营收14.7亿元,同比下降25.96%;实现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由盈转亏,同比下降241.33%,至-2741.68万元。

翻看前几年数据,黑芝麻的营收稳步增长,但增速下滑较大。数据显示,2015-2019年,营收分别为18.88亿元、23.14亿元、27.72亿元、39.64亿元、44.76亿元,同比增长21.43%、22.61%、19.76%、43.03%、12.9%;

净利润的增长忽高忽低,变化较大。数据显示,2015-2019年,净利润分别为1.49亿元、1631.6万元、1.11亿元、5991.3万元、3384.6万元,同比增长186.72%、-89.06%、580.74%、-46.06%、-43.51%。

一家营收达40多亿元的企业,利润却很少过亿元,为何增收不增利?2018年年报显示,为涉足电商业务,黑芝麻于2017年收购了上海礼多多电子商务股份有限公司(下称“礼多多”),当年该项业务大涨,实现营业收入17.1亿元,同比增长899.89%;2019年收入为19.79亿元,同比增长15.7%。

但2020年中报数据显示,电商业业务的毛利率为11.62%,而食品业务的毛利率为29.52%,后者是前者的2倍之多,由此可窥出利润未能增厚的端倪。

伴随着利润的下滑,公司的负债率虽没有明显上升,但短期偿债能力不容乐观。截至2020年上半年,南方黑芝麻账面短期借款金额为11.9亿元,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为3.63亿元,合计15.53亿元,较2019年的11.88亿元增加3.65亿元。

而截至2020年上半年南方黑芝麻账面货币资金仅为1.951亿元,较2019年年末的2.248亿元减少了0.29亿元。

可见,黑芝麻短期债务承压,不到2亿元的账面货币资金尚不足以“应付”15亿元之多的一年内到期的债务。

多元化突围困局待解

面对主营业务发展空间有限、收入逐年萎缩的局面,寻求多元化成为黑芝麻的突围方向。

2017年是黑芝麻频繁跨界的一年。2017年6月,黑芝麻宣布投资深圳市润谷食品有限公司扩充食品品类,丰富产品海外销售渠道。但2018年年报数据显示,该公司明胶软糖、曲奇饼干等产品受当年外部经济环境影响,销量下滑,继续拖累黑芝麻业绩。

几乎同时,黑芝麻还宣布联合其它2家企业设立“天臣南方电源系统有限公司”,进军锂离子动力电池系统的研发、生产及销售。对此,行业人士纷纷不看好“门外汉”黑芝麻的此次跨界,认为虽然在猛追风口,但新能源的跨界范围实在太大。

2017年5月,黑芝麻又发公告称拟收购礼多多100%的股权,进军电商领域。业内人士对该项投资意见不一,其中看好的居多,认为这一方向可补上黑芝麻渠道单一的短板,但也有观点认为礼多多自身还有物流业,是减分项。

c4.png

来源:公司2020年中报

随着“网红经济”发展,黑芝麻的电商经销代理业务发展较快。2020年中报显示,黑芝麻主营业务分3类,一类是食品业,营收为5.35亿元,占总营收比重为36.43%;一类是电商业,营收为8.4亿元,占总营收比重为57.14%;一类是物流业,营收为3465万元,占总营收的比重为2.36%。

由此可见,在将物流企业战略转让后,黑芝麻的电商及食品业务成为其两大主要收入来源。电商类更超过食品业务,成为黑芝麻的第一收入来源。

另为拓展产品品类,黑芝麻相继推出了富硒大米、即饮黑芝麻糊(饮料化)、黑黑轻脂饮品等新品。不过,从当前情况看,这些新品的推出,并未能增厚其利润。

公司年报显示,在诸多子公司中,只有广西南方黑芝麻和上海礼多多处于盈利状态,分别是1946万元和1131万元,其他子公司均为亏损。

对于黑芝麻的多元化发展困局,中国食品产业分析师朱丹蓬对《投资者网》称,黑芝麻作为小众品类,市场规模有限。此外,黑芝麻的战略思维、战略运营及布局能力不足,团队落地能力也不行,在高竞争环境下,预期不好是非常正常的。同类型的航母企业娃哈哈都无法保持业绩持续高增长,何况是黑芝麻这种体量的企业。

c5.png

来源:公司公告

2020年,在主业下滑的背景下,黑芝麻仍未停下试水脚步。2020年4月6日,南方黑芝麻发公告称,拟以自有资金通过增资和受让股权的方式对广西广投国医投资有限公司进行投资,投资金额为6553万元。据了解,广投国医主要经营投资医疗业、医疗基础建设设施、医疗设备安装、装修、检测、保养、租赁等业务。

这是否是一条合适的出路?朱丹蓬对此指出,投资医药企业符合黑芝麻构建食品大健康产业链的构想,只是试水需要还需时间检验。黑芝麻的问题是主业不强、副业太多、战略线太长,跟昔日的豆奶粉龙头企业维维集团面临的是同一个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