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版

傍上“网红经济”!黑芝麻录得四个涨停板背后,埋了多少雷?

发布时间:2020-01-02 21:49    来源媒体:格隆汇

2020年的首个交易日,受央行降准的消息利好影响,A股市场迎来一个新年开门红——市场全面高开高走。在这其中,近期颇受关注的网红经济概念股更是一骑绝尘,指数大涨6.81%创历史新高,板块全线飘红有近10只个股涨停。

(行情来源:同花顺)

这板块表现,耀不耀眼!

而回归到消息本身,自12月9日人民日报、光明日报、共青团中央点赞推荐李子柒、12月10日央视新闻发表关于李子柒的评论文章后,网红带货似乎一夜之间成为了官媒认可的电商渠道,而网红经济则迅速成为A股市场新风口,愈发引起市场关注。

至此搭载着这一新风口,行业里的网红经济概念股们变成了当下A股市场中“最靓的娃”。自2019年12月13日以来,星期六14个交易日录得11涨停,累计上涨超过200%;引力传媒则录得了9涨停,累计涨幅逾132%;而黑芝麻(000716)、华扬联众、元隆雅图也在这期间录得了4个涨停板。

需要注意的是,鉴于市面上已对星期六、引力传媒做了相当详细的报道,所以在这里也就把“主角光环”让给诸多黑历史缠身的黑芝麻。

从盘面上看,自2019年12月27日来,该公司4个交易日录得了4涨停,自13日以来,股价累涨逾50%。截至目前,其股价报于4.58元,最新总市值为34.18亿元。

(行情来源:wind)

但不得不说的是,黑芝麻股价连续攀升的背后,内里实际上诟病多多。例如,主营业务表现不佳以致业绩增长乏力、否认关联关系从而对深交所、投资者们不诚实、被证监会下发多封警示函等。

那么,下面就具体看看黑芝麻傍上“网红经济”获得四个涨停板背后,究竟埋了多少雷?

傍上“网红经济”,反累了“名声”

没错,黑芝麻,就是那个卖南方黑芝麻糊的黑芝麻。它曾经也凭借着“充饥”的功能成为了很多人生活中“浓墨重彩”的一笔——爸妈不在家,饿得饥肠辘辘时可以靠黑芝麻糊充饥。

据公开资料显示,黑芝麻始创于1984年,是国内糊类食品的细分龙头企业,主营业务是从事大健康食品生产经营,主打产品南方黑芝麻糊曾经深受消费者喜爱,在国内市场的占有率一度超过40%。1997年4月,该公司正式在A股上市。

按理来说,黑芝麻是正正经经从事大健康食品的企业,不仅跟那些拥有欧式双眼皮、戳的尖下巴的网红们搭不上边,也跟“网红经济”这一新兴事物靠不拢。因此,关于它如何蹭上网红经济的概念这一具体动作,市场也还是比较好奇的。

 据了解,2017年5月份黑芝麻发布公告显示,公司拟通过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相结合的方式购买礼多多100%股权。同时,上市公司拟向包括10名特定对象非公开发行股份募集配套资金不超过2亿元。

而正是收购礼多多这一操作,让黑芝麻彻底搭上了“网红经济”这一列车。

据资料显示,礼多多是一家专门从事快消品(食品饮料)电商服务的机构,主要业务模式分为B2B和B2C两类。在B2B模式下,公司通过取得多个大中型国内外食品品牌的国内线上经销代理权,向各大电商平台(京东、一号店、天猫超市、易迅等)进行供货,服务国内大量的一二线城市的网络消费者。你看,包装了一下,该公司便穿上网红电商的这一层华丽外套。

不过,说句实话收购了礼多多之后,黑芝麻反而收获了诸多“坏风评”。

比如,在预收购礼多多半年前,广西黑五类食品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下简称“黑五类集团”)以现金1.3亿元认购了礼多多股票,持股比例约为20%,成为其第二大股东。而据天眼查信息显示,黑五类集团是拥有黑芝麻30.63%股权的控股股东,其控制人也是以李汉朝、李汉荣、李玉坚为代表的黑芝麻实际控制人。

重组前夕突击入股,交易标的估值短时间内暴涨,要说大股东没点儿想法深交所都不信,因此问询函中第一问就是——请你公司结合大股东黑五类集团在此次重组前入股礼多多的交易价格及交易时间,说明是否提前知悉本次重组事宜,是否涉嫌利益输送。

再或者,在交易中,礼多多还做出了2017—2019年度净利润分别不低于6000万元、7500万元、9000万元的业绩承诺。但结合其前几年的业绩来看,实行起来实际上难度很大——2015年及2016年实现的净利润分别为1078.57万元、3333.89万元,业绩承诺增值率较大。

因此,关于礼多多的业绩承诺,市面上大多是“怀疑”的态度。与此同时,随着这一项重组的完成,也给黑芝麻带来了约4亿元的巨额商誉,目前看来,这又将是一颗大地雷。

显然,虽然傍山了“网红经济”概念,股价这段时间掀起了涨停潮,但实际上这一业务似乎目前还比较脆弱。

业绩增长乏力,挥不去的“心伤”

当然了,作为“中国黑芝麻产业第一股”,黑芝麻曾经也风光无限过。上市头三年(1997年至1999年),该公司实现归母净利润分别为2962.67万元、3027.27万元、1655.84万元,均没有出现亏损。

不过,风光不过三年,黑芝麻就开始走下坡路了。2000年归母净利润下降至559.74万元,此后继续下降并在2002年达到净利润最低点——亏损6904.26万元。随后黑芝麻的业绩继续萎靡不振,在亏损和微盈利之间循环往复。

(数据来源:wind)

有意思的是,在2018年净利润出现大幅下滑之际,该公司还把锅帅到了代言人身上。据财报显示,2018年其实现营收为39.64亿元,同比增长43.03%,实现归母的净利润分5991.30万元,同比下滑46.06%。其声称,黑黑轻脂饮品等饮料化产品由于受到产品代言人范冰冰涉税事件的影响,产品形像受到损害,从而带来较大亏损。

截至2019年9月30日,该公司的归母净利润继续呈下滑的态势。黑芝麻发布三季报表示,今年前三季度南方黑芝麻营收为29.96亿元,同比增长31.26%;净利润为2921.08万元,同比下滑40.72%。

而除了利润增长不达预期,黑芝麻也面临较高的偿债压力。

据2018年年报显示,截至年末,黑芝麻货币资金余额为4.73亿元,与2017年末基本持平,但短期借款却同比大幅增长43.55%至11.35亿元,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更是同比暴增469.05%至3.58亿元。而截至2019年9月30日,其短期借款为10.82亿元,资产负债率为45.42%。

与此同时,2018年黑芝麻的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1.73亿元,同比大幅下降54.77%。截至2019年9月30日,其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继续下降至1.72亿元。根据以上种种数据可知,常年表现不佳的业绩可谓是黑芝麻一个明晃晃的“地雷”。

除此之外,黑芝麻也因关联交易嫌疑,以及数据披露不实的情况屡次被监管机关问询。12月20日,黑芝麻发布公告称,因未按规定披露关联方非经营性占用资金等情况,公司及董事长韦清文、董事会秘书龙耐坚、副总裁(财务负责人)李维昌收到了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广西监管局下发的警示函。经查,黑芝麻通过直接或间接方式向关联方提供非经营性资金分别不少于1.09亿元、3.58亿元、2.17亿元,合计约6.84亿元。

此外,早在2019年7月份时,就有媒体报道称,黑芝麻曾连续多年向同行同路等第三方公司支付大额广告预付款,并隐瞒关联关系。针对此问题,深交所还向黑芝麻下发了关注函。彼时,黑芝麻还一口咬定,其与同行同路等公司不存在任何关联关系,随后才遭监管机构打脸。

由此一来,不难看出,黑芝麻近期亮丽的股价走势背后,实则还是蕴藏不少的风险。


申请时请注明股票名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