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版

向关联公司追加3500万元交易 曾对深交所投资者不诚实的黑芝麻业绩压力大

发布时间:2020-01-02 16:14    来源媒体:中国经济网

黑芝麻(000716)此前曾因未披露关联交易信息被发警示函,此次追加交易的南方农开即牵涉其中。此外,除了业绩增长乏力,该公司也面临较高的偿债压力

“一股浓香,一缕温暖”,南方黑芝麻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下称黑芝麻,000716.SZ)曾凭借这一句广告语让“黑芝麻糊”深入人心,成为不少人的童年回忆。但这个冬天对黑芝麻而言,或许没那么温暖。

12月30日,黑芝麻因在2019年12月26日、12月27日和12月30日连续三个交易日股价累计涨幅达21.66%而发布公告,提醒投资者注意投资风险。

股价上涨对一家公司而言或许是好事,但对最近被主营业绩不佳、对深交所不诚实、被证监会下发警示函等诸多不利信息缠身的黑芝麻来说,股价的大幅异动或是其不能承受之重。

向关联公司追加交易

12月28日,黑芝麻接连发布多则公告,其中关于追加公司2019年度日常关联交易额度的相关公告尤为引人注意。

公告显示,第四季度是公司生产旺季,而市场上优质黑芝麻原料货源较为紧缺且价格较高,为解决原料供应紧张状况,黑芝麻决定向关联方广西南方农业开发经营有限责任公司(下称南方农开)采购黑芝麻、白糖等生产所需的原料。因公司之前审议批准的关联交易预计额度未包括南方农开的交易额度,本次需追加与南方农开发生的日常关联交易金额。

根据黑芝麻此前计划,其全年日常关联交易总金额应不超过2440万元,此次追加金额不超过3500万元。追加额度后,预计全年日常关联交易金额不超过5940万元。黑芝麻表示,此举不会对公司生产经营构成不利影响,不会损害公司及股东利益,不会对公司的独立性构成影响。

值得注意的是,黑芝麻此前曾因未披露关联交易信息被发警示函,南方农开即牵涉其中。

《投资时报》研究员注意到,2017年、2018年、2019年1月至10月,黑芝麻通过直接或间接方式,向关联方提供非经营性资金分别不少于1.09亿元、3.58亿元、2.17亿元,相关事项未履行相应的审议程序,即未及时披露也未在相应期间的定期报告中予以披露。因此,该公司董事长韦清文、董秘龙耐坚、副总裁(财务负责人)李维昌收到中国证监会广西监管局下发的警示函。

在此次关联交易中,南方农开即为涉事公司之一。具体来看,2017年、2018年、2019年1至10月,黑芝麻通过超实际采购金额预付货款然后年内陆续退回的方式,分别向南方农开划转资金0.89亿元、1.76亿元、2.17亿元,超过对应年度的关联交易审批额度。截至2019年10月末,上述往来形成的非经营性占用资金余额为0.57亿元。

据悉,南方农开的法人为仇德和,公司注册资本为1000万元。截至2019年9月30日,南方农开的净资产为-5859.28万元,净利润为-381.92万元,主营业务收入为0。在业绩如此糟糕又刚遭广西监管局处罚的当下,黑芝麻又继续以千万级别的资金向南方农开采购原料,此举值得关注。

曾对深交所、投资者不诚实

事实上,本次广西监管局的警示函,还揭露了黑芝麻曾对深交所及投资者隐瞒关联关系。

除了南方农开,警示函提到,2018年1至4月,黑芝麻分3次向关联方天臣新能源有限公司(下称天臣新能源)提供资金合计1.35亿元,天臣新能源于当年归还1.3亿元。截至2019年10月末,黑芝麻对天臣新能源其他应收款余额为500万元。

此外,黑芝麻从2014年开始就陆续与深圳同行同路广告有限公司(下称同行同路)签订系列广告合同并预付大额广告款项。2017—2018年,黑芝麻通过预付同行同路广告款的方式,间接向控股股东广西黑五类食品集团有限责任公司等关联方划转资金分别不少于0.21亿元、0.47亿元。

可以看到,天臣新能源及同行同路皆为黑芝麻的关联公司,但在此前深交所对黑芝麻下发关注函,询问其是否与同行同路存在关联关系时,黑芝麻却予以否认。

2019年7月,有媒体报道称,黑芝麻自2014年起就向同行同路、南宁市盛代广告有限公司(下称南宁盛代)、江西脉络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下称脉络文化)等三家公司支付大额广告预付款,并涉嫌隐瞒关联关系。就此,深交所向公司下发关注函询问。

但据黑芝麻2014—2018年的年报显示,同行同路、南宁盛代、脉络文化三家公司自2014年以来就位居其“期末余额前五名预付款”名单前列,并均被列为“非关联方客户”。黑芝麻也在对深交所的回复中明确表示,公司与这三家公司不存在任何关联关系,不存在可能造成公司对其利益倾斜的其他关系。

目前来看,这显然与广西监管局的调查结果不相符。

至于警示函中提到的变更部分募集资金使用用途未履行审议程序,2015年4月和8月,黑芝麻通过募集资金专户向广西金太阳锅炉有限公司支付设备采购款合计0.38亿元,但该笔资金实际未用于设备采购,2017年6月及12月黑芝麻陆续将资金收回,违反了相关规定。

有意味的是,在2019年11月发布的关于注销募集资金专项账户的公告中,黑芝麻表示公司按照相关规定对募集资金进行了存放和管理。

业绩不佳压力大

黑芝麻2019年三季报显示,其前三季度实现营业收入29.96亿元,同比增长31.26%;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为0.17亿元,同比大幅下降58.34%。

营收大幅增长的同时,扣非净利润却大幅下降,黑芝麻这一业绩特征在2018年年报中就已有体现。2018年全年,黑芝麻实现营业收入39.64亿元,同比上升43.03%;扣非净利润为0.35亿元,同比下降53.75%。此状况也遭到深交所关于业绩表现的问询。

黑芝麻回复称,报告期内,公司营业收入结构发生了较大变化,毛利率较高的冲调类等产品销售未能实现增长,而营收增长主要来源于毛利率相对较低的电商业务。由于电商业务毛利率较低,虽然收入大幅增长,但对毛利额的增长贡献不明显。

此外,业绩下降还有期间费用大幅增长,出口业务受外部环境变化产生较大亏损,新兴业务饮料产品未达年度销售目标等原因。

除了利润增长不达预期,黑芝麻也面临较高的偿债压力。

据2018年年报显示,截至年末,黑芝麻货币资金余额为4.73亿元,与2017年末基本持平,但短期借款却同比大幅增长43.55%至11.35亿元,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更是同比暴增469.05%至3.58亿元。

同期黑芝麻的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1.73亿元,同比大幅下降54.77%。截至2018年年末,黑芝麻的资产负债率进一步增加至47.63%,流动比率、速动比率和现金比率也进一步降低,分别为1.07、0.87和0.2。

从用“黑芝麻糊”打响品牌至今,二十年转瞬即过,黑芝麻最有名的产品依然是“黑芝麻糊”,虽然其也发展了黑黑轻脂饮品、富硒大米、曲奇饼干等系列产品,甚至还发展了电商经销代理业务和大宗农产品仓储物流等业务,但总体声浪较小,远不如黑芝麻糊的知名度。如何随着时代变化保持公司和产品的生命力,或是黑芝麻亟需探索的方面。

申请时请注明股票名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