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版

黑芝麻屡收监管函 拷问多元模式

发布时间:2019-12-31 08:45    来源媒体:中国经济网

时代周报记者 张梦琳 发自广州

“按照监管部门的要求,以及指出的问题,公司都进行了整改。”2019年12月27日,针对黑芝麻(000716)(000716.SZ)未按规定披露关联方非经营性占用资金关联交易一事,该公司董秘办相关负责人向时代周报记者回应道。

12月19日,黑芝麻及其董事长韦清文、董事会秘书龙耐坚、副总裁李维昌收到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广西监管局下发的警示函。

据相关公告显示,黑芝麻存在多项违规行为,既未及时披露“超过实际采购金额向关联方预付款项”“直接向关联方提供资金”“通过预付广告款的方式间接向控股股东或关联方划转资金”相关事项,以及未按募集说明书所列项目建设用途使用募集资金。

对此,时代周报记者在12月25日和12月27日两次致电黑芝麻询问原由,其董秘办相关负责人反复向记者强调以公告信息为主,并称没有新的信息可以提供。

“一般公司不按照规定披露上述类似信息的原因比较多,但根源在于其内控机制方面出现了问题。”12月29日,经济学者宋清辉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

数次遭问询

在上述警示函中,证监会充分坐实了黑芝麻关联方非经营性资金占用一事。

据公告披露信息,黑芝麻通过超实际采购金额预付货款,然后年内陆续退回的方式,向关联方广西南方农业开发经营有限公司划转资金;分3次向关联方天臣新能源有限公司提供资金;陆续与深圳同行同路广告有限公司签订系列广告合同,并预付大额广告款项。

事实上,对曾多次“犯规”的黑芝麻来说,此次已不是首次遭遇问询。

2017年5月,黑芝麻发布重组预案,宣布将以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相结合的方式,购买在新三板挂牌的上海礼多多电子商务股份有限公司(下简称“礼多多”)全部股权。

据彼时预案显示,礼多多100%股权的交易对价为7亿元,增值率高达128.37%。

高溢价引起深交所注意,随后下达了问询函“质问”黑芝麻本次交易是否涉嫌利益输送。

据了解,在预收购礼多多半年前,广西黑五类食品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下简称“黑五类集团”)以现金1.3亿元认购了礼多多股票,持股比例约为20%,成为其第二大股东。

根据企查查相关信息显示,黑五类集团是拥有黑芝麻30.63%股权的控股股东,其控制人也是以李汉朝、李汉荣、李玉坚为代表的黑芝麻实际控制人。

对此,黑芝麻解释称,黑五类集团增资礼多多时并无获取充分要素判断是否进行本次重组,亦不存在利用上述财务投资行为进行利益输送的情况。

然而一年后,类似事情再度发生。

2018年10月,黑芝麻发布公告称,公司计划以3.85亿元收购容州物流园部分经营资产。但容州物流园是黑芝麻在2017年才以2.95亿元刚转让不久的资产。

黑芝麻此次收购行为再次引起深交所关注,后者对此次交易的目的、公允性、定价合理性、是否存在利益输送等方面进行了问询。

对此,黑芝麻回复称,2017年公司出售资产对象为容州物流园100%股权,2018年公司收购资产对象为容州物流园部分资产,两次交易的标的不同。

虽然黑芝麻对上述问询均作出解释,但投资者似乎并不买账。其公司股价从2017年8月末的每股6.82元下降至2018年末的每股2.79元,市值蒸发20亿元左右。

“这样的操作模式势必会对公司产生较大负面影响,导致公司资金失衡,而黑芝麻现在最需要做的是加强自身盈利能力。”宋清辉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

销售费用10年涨8倍

值得注意的是,在此次关联交易中,黑芝麻向关联方提供非经营性资金不少于6.84亿元。

“对多数上市公司来说,在保证自身财力充足情况下,才会考虑向关联方提供较大额度资金支持。”12月29日,接近上市公司的李先生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

但时代周报记者在财报中发现,截至2018年末,黑芝麻短期有息负债合计14.94亿元,其中短期借款11.35亿元,自身财务情况并不乐观。

不仅如此,尽管黑芝麻近年实现营收增长,但利润却出现连续下滑。

财报显示,黑芝麻归母净利润从2017年的1.11亿元下滑至2018年的5991万元,同比下降了46.06%;到2019年第三季度末,其归母净利润再次大幅度下滑40.72%至2921万元。

上述董秘办负责人向时代周报记者解释,利润下滑是因为这几年公司在推出新产品,市场持续投入等各方面支出较大。

据了解,黑芝麻旗下产品主要包括黑芝麻糊、麦片等系列冲饮产品;黑黑轻脂饮品、即食类罐装黑芝麻糊等系列饮料产品;曲奇饼干、明胶软糖等系列烘焙产品;大米、黑芝麻植物精华硒片等系列富硒产品。

“黑芝麻的问题是主业不强,副业太多。多元化发展要基于整体战略的部署和战术的清晰,如精准的营销、电商的协同等。”12月27日,凌雁管理咨询首席分析师林岳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

据往年财报显示,黑芝麻销售费用从2008年的6772.71万元飙升到2018年的5.03亿元,增长近8倍。而每年广告、业务宣传、促销等所花费用占黑芝麻销售费用的50%左右。

但高投入并没有换来相应回报。黑芝麻在2019年半年报中坦言,饮料产品作为公司战略性产品,在报告期内仍处于培育期,虽然个别品类产品销售取得一定增长,但业绩暂时未能取得大的突破。

“黑芝麻饮品实际上没有蹭到植物饮料的红利,相反是自己局限了布局,太过于聚焦在黑芝麻领域就意味着很难取悦新生代消费者。”林岳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

在林岳看来,黑芝麻过去的成功源于对产品的精准定位,加上脍炙人口的广告,在那个时代是非常精妙的组合。但当前,网红经济崛起,新生代消费者并不会为这些买单。对南方黑芝麻来说,将产品延伸至五谷杂粮领域,在养生上做营销文章,加大产品研发和包装设计的力度,才是转型的关键。

申请时请注明股票名称